贝街人物专访:清华园,加国梦--采访Xuping Zhang

【嘉宾介绍】 Xuping Zhang, Director of Model Validation in Global Risk Management of Scotiabank. She has been with the Bank for over 8 years and leads a team in charge of validating capital market derivative valuation and risk measurement models. Prior to joining Scotia, Xuping studied and conducted research in the area of Financial Mathematics in McMaster University.

之前贝街论坛办活动的时候见过几次Xuping姐。最直接的印象就是平实,毫无架子。无论是做seminar speech 还是帮young professionals做career advising ,Xuping姐从来都是鼎力相助。北京人,实在。

为了做专访,我们选了一家离Scotia Plaza不远的日料Nami。12月的多伦多虽然没有下雪,但天气还是有些微寒。还有几天就是Christmas了,downtown的金融区少了往日的喧嚣,街上回家的人行色匆匆。

我们到的时候大概五点二十,店里还没有什么客人。穿着日式和服的waitress一次次的帮我们蓄茶,时常走过来的问我们还需要什么。看着她一身的行头,觉得做生意也是蛮拼的。 准备好了的录音笔、笔记本放在桌子一角。煞有介事,好像职业记者一样。录音笔红灯开始闪烁。

“我没有刻意去追求”、“机缘巧合”。这是Xuping席间讲得最多的两句话。书香门第,父母都在清华教书,从小在清华园长大的,Xuping多了几分书卷气和学者的稳重。

我从小就在清华长大的。从清华幼儿园,清华附小,清华附中一直读下去。所以大学就不想继续在清华读了”。“小的时候有些任性,学东西凭兴趣,偏科。我语数外很好,物理化不太感兴趣。”Xuping最后去了另一所名校北理工读应用数学。

“数学我现在每天要用到,语文和英语是日常交流的工具。即使当年物理化学得再好,现在也不大用的上。工作中很重要的就是communication与presentation。你辛辛苦苦做了一个模型,如果讲不清楚,其他人不理解,也是白费功夫。”

“没去清华会有遗憾吗?”我问。

Xuping 笑了笑,“我倒没什么。只是我妈跟我说,虽然你没去清华,但你要嫁个清华毕业的。当时刚上大学我没当真。没想到多年后我真的遇到了一个清华毕业的。”

“为什么决定要来加拿大?”我继续问道。

“清华子弟一直有一个风气就是在清华读完本科后留学。当时McMaster商学院来京招生,我了解到他们也开设了金融数学硕士。加拿大的学校一般不需要GRE。” Xuping顿了顿, “我不喜欢刻意去背单词。”

“所以毕业后,我带着两个行李箱就从北京来了加拿大,结果一呆就是十几年。” Xuping呷了一口冒着热气的绿茶。

“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有不适应吗?”

“基本上过度地很顺利。刚来的时候经常参加CSSA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的活动。发现加拿大也这么多华人,渐渐大家就像families一样,倒也不寂寞。” (笔者注:截止到2013年, 有超过29万的留学生在加拿大学习,其中中国生源有9.5万人 。2001左右时,留学生总数大概只有14万 。)

“是一开始就有过打算读博吗?”读博在笔者看来是需要重大的决心与毅力的。

“当时研究生毕业没有什么太合适的工作。和厚本聊过,由于我没有太多的金融背景,他建议我继续攻读金融数学的博士。并且我很羡慕你们,现在本科毕业就可以拿三年工签。当时硕士毕业后也没有这个待遇。所以也是为了拿身份吧,就接着在McMaster读博了。”(注:黄厚本先生是加拿大金融业最早入行的华人之一,目前在BMO Model Vetting Group 带领一个近百人的团队)

这时候主菜一道道地端上来了。

“但读博的第四年我决定quit了。”

看着我们惊愕的表情,Xuping耸了耸肩,“我不想为了读博而读博。博士读到第四年越来越理论了。想去industry闯一闯。”

吃了几片sashimi后,Xuping接着讲。“读博士期间认识了我现在的husband。那时候我先生还在读博,而我quit了,他的博士津贴成了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那时候我们又做了一个现在看来比较大胆的决定——那就是订婚。我们四月订婚,婚礼定在了八月。”

“好在我移民下来了,七月份就找到了Scotiabank的工作。”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那您是如何balance 家庭与工作的呢?”一旁的Pauline问道。Xuping 家有个美丽的“小公主”,Xuping 的朋友圈几乎都是女儿的照片。

“孩子是我们自己带大的。父母没有帮忙。”Xuping姐说的很平淡。“刚有女儿的时候,我先生决定继续读两年Postdoc, 这样我可以安心在银行上班。”


“至于工作,就是四个字:心宽、淡然。”

“工作中不要事事逞强,有时候自然水到渠成。比如我刚参加工作一年多后就被promote成Sr. Manager了。等几年后我老板变VP的时候,我已经是组里最资深的 Sr. Manager了,就被提成director了。我现在还非常感激当时老板的赏识。我没有刻意去争取,而是专注于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工作上有遇到困难的时候吗?”Pauline 继续问道。

“有。刚当director的时候,手下最senior的人也只有两年的工作经验。我放手让他们去做,帮助他们迅速成长起来。几年下来,我的团队已经有10个人来,他们很多成已为 manager, senior manager 了。”说道此时,Xuping 脸上现场自豪的神色。

“我鼓励我团队的人去不断地学习与成长。今年我的几位得力干将想调去别的工作岗位。组内结构在调整,就好像几年前我带他们一样,新的一代也在成长起来。”

感慨万千。

说话间,Xuping的手机响了,是她先生打来的。Xuping 低声地说“我马上回家,你先陪女儿玩吧。”

果然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奶爸。

“还有一个问题。您觉得未来银行模型风险(model risk)这个方向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我瞄了一眼准备的question list,还有几个问题没有问。

“目前各个银行都在上新的system,从而更好的 monitor and report risk。 所以对risk reporting 相关工作的人才要求会更高,不仅仅会reporting,还要懂model,知道风险变化的原委。“监管机构一直在加大力度规范化model risk的管理。今后的趋势是model validation的流程将更加标准化,像流水作业。现在还是case by case, 不是很efficient。” “那您能否讲讲为什么model risk 对银行的影响如此重大?”我问到。

“Model risk 属于 operational risk 的一种。所有的transaction,asset allocation, and investment 都是建立在一个个模型基础之上。如果模型和现实差距太大,相当于garbage in, garbage out. 前几年的CDO (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 风波,不同的tranches 就假设一个静态的correlation。当极端市场情况出现的时候,模型已经没用了,没有人准确地知道到底这些债券化的产品值多少钱,市场就会陷入恐慌。”

“这一直会是一个challenge。有时候模型会over-simplify reality。”

不觉已过了一个多小时,杯盘已见底。

“会有想过回国发展吗?”Pauline问。

“已经在加拿大扎下根了。不过明年会带女儿回北京看看,回清华看看。现在女儿主要还是习惯讲英文。想让她回国感受一下中国的元素。”

一提起女儿,Xuping姐满脸幸福的神色。希望小朋友有一天会体味到妈妈这份从清华园走出来的加国梦。

【采访小结】 Interviewers:Pauline Wu Writer: Park Yonge Venue: Nami Japanese Restaurant (55 Adelaide St E, Toronto)


【关于贝街人物专访】 其实,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无论是初到加国的小留还是顶尖投行的大牛;无论你在为升学努力,还是在为创业奔波,亦或是为家庭操劳。或辛酸,或励志,或催人下泪,或引人深思。在这里说出你的故事, 发出你的声音。 有兴趣的朋友请发邮件到baystreetnewspress@gmail.com

44 views

微信公众号:theBayStreet

  • LinkedIn Social Icon
  • Facebook
  • YouTube

Subscribe to our mailing list:

© 2023 baystree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