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街人物专访第2期(上篇)】“从绝望之岭劈出希望之石”—— 采访 Aaron


【嘉宾介绍】

Aaron, 现任职于加拿大丰业银行客户分析部门高级经理,专门负责客户分析,商业分析以及决策支持。在加入丰业银行之前,他曾任职于PC Financial Group,Regal Gifts Corp. and RBC Dominion Securities。


【正文• 华丽的分割线】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Aaron, 我不会在同一公司连续采访两个人(之前是Xuping 姐),更不会对同一个人采访两次。可Aaron就是Aaron,一个如此有故事的人,不仅仅是因为有这个doubleA的名字。

Aaron是地地道道的四川成都人。如果说川渝之地以火锅闻名——“川府火锅热情似火,红油滚,滋味足,手不停落,挥手四方吆喝。席间四处皆红斑点点,斗志越发高昂,活脱脱一阿庆嫂单挑刁德一”,那么Aaron则是火锅中最辣的那一款汤底。


【第一章浪子回头】

Aaron 00年就来到Kitchener读高中,02年滑就读铁卢大学。殷实的家境养成了他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好热闹,好交友。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本科读到了第三年(注:Aaron是本科五年双学位)。大三下学期临近期末,一个和他平时经常一起吃喝玩乐的学长要毕业了,学长说有些家具送给他。去了之后,房间很乱,很多东西卖的卖,送的送。

Aaron笑着问到“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吗?”但学长没有丝毫玩笑的样子,走到阳台,点了支烟。Aaron是不抽烟的,显然他对烟味有些过敏地咳了咳。


“我要回国了。”A君无奈地耸了耸肩。“我的签证到期了。”


期间聊了很多,有勉励,也有感叹,更多的是惆怅与彷徨。这看似不经意间的一次对话,在那一刻无疑像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黑夜,照亮了他内心隐藏的恐慌。因为一个随即而来的念头就是“现在的他就是明年的我。”故事的背景要交代一下,那个时候的工签不像现在可以拿到最高三年工签,那时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找工作,然后最高只有一年的工签。是的,毕业三个月找不到工作就要离开加拿大。


其实Aaron大可像很多留学生一样,在海外镀金拿文凭,然后以海归的身份回国,在父母安排的公司里上班。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Aaron当年离开舒适的国内环境来到加拿大留学,不仅仅是为了拿到一纸文凭,更重要的是为了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离开了父母的羽翼也可以披荆斩棘,也可以振翅飞翔。但一天一天的,不经意间,自己已荒废了四年时光,得到的除了交了很多朋友之外,就是只有七十几分的平均成绩,在UW这种学霸遍布的地方,结果可想而知。


人真是一种难以捉摸的生物。像一个蒙着双眼走到悬崖边的醉汉,他三年来头一次醒了,是惊醒。摘下眼布后才发现自己离悬崖只剩半步了。再不努力就将再一次证明自己还是要靠家里,无法实现自己口中要追求的真正独立。


从那以后,Aaron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家和学校成了他两点一线。整个第四学年,他的平均分数到了90+。


等到07年毕业的时候他硬生生地修完了两个专业的honor。(Graduated with double honors in Stats and Actuarial Science)


但是他发现即使现在加倍努力,也很难弥补之前错过的机会。这点在找工作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第五年一开学,他开始申请工作,周边coop项目的学生之前已经有四、五个实习经历了,很抢手的在毕业之前就到了full-time offer. 一开始他觉得是自己投的不够多。


“我起先每天投5个左右,后来加到10个。但发出去的简历石沉大海。只有一次我发邮件给一个猎头,马上得到了回复——是他out of office 的自动回复。”讲到这里Aaron自嘲的笑了。


“我开始加倍申请,把希望寄托在大数法则上。20,40, …. 到最后已经不管不顾了。最疯狂的时候一个周末发了300多个。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发简历。”


“当然,事实证明那样做是无用功。根本没有方式方法的蛮干。”


“后来有个有趣的小插曲改变了我的状况。有一次去趟Walmart,没有什么特别想买的,就是想逛逛。逛了一圈想走的时候,在check-out排队的时候,看到前边一个小男孩在玩一枚两元硬币,爸爸在一旁结账。一不小心,硬币掉到付款柜台的夹缝里了。小男孩不甘心,拼命的用小手去掏。我当时一模口袋里正好有一枚tooney,我递上去。“你看,你的硬币找到了。”小男孩开心的笑了。这些都被一旁的父亲看到了。他想把硬币还给我,我怕穿帮了,执意不肯,对方也就作罢了。


“当时我也没在意。回到家继续找工作。”


“有一天,在一期校报的角落里有一则小小的豆腐干大小的招聘广告。是RBCDominion Securities 招intern,但是没有pay。我想也没想就申请了,当然,申请完了,我也没多想。”


接下来,Aaron似乎终于开始时来运转了。那个“豆腐干”工作发来面试的消息,Aaron激动的一宿没睡。他拿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精力去准备。可戏剧性的是招人的老板正是那天那个小男孩的父亲。Aaron也顺利地拿到了实习的机会。


“我是幸运的。”对于一个申请了上千次工作的人,“幸运”这个词有格外的意义。和Aaron一起被招进来的intern一共有十几个。由于办公室不够用了,老板单独找了一个office给所有的intern,这些intern被称为”InternArmy”. 在这支实习生大军中,最拼命的当属Aaron了。


“每个客户的资料,投资偏好,资产分配,我都如数家珍。每次老板需要客户资料的时候,我都可以第一时间准确的告诉他。”“其实客户的资料我都快翻烂了。”


实习结束了,所有的intern中只有一个人留下,那个人叫Aaron。签约一年。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终于证明了自己。同时,他和他老板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以后求职的路上,他老板都会助他一臂之力,不竭余力地提供positive reference。


【第二章路在何方】

正当Aaron开始盘算着自己将来的职业规划的时候,好景不长,金融危机来了。这场堪比1929年大危机的金融海啸,不仅吞噬了贝街,也吞噬了Aaron的梦想。到了08年四月份底,突然接到老板的email,合同不能续约了。老板也很无奈,公司开始裁员了。(笔者在这里要提一下,这场金融危机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单是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前两个月,加拿大就损失了超过24万个工作职位。)


虽然已经上班一段时间了,但Aaron还是没有存下一分钱。一查账户,信用卡已透支7000多元,而借记卡只剩下23块钱。


“当时我并没有特别恐慌,想跟家里说一下这个情况,想跟家里拿点钱,周转一下。”


但这次家里的态度非常坚决,不汇钱,马上回国。之前出国前,Aaron和父亲有个口头的“君子协议”,在国外工作几年积累点经验就回国。家里是做地产行业的,07年左右中国地产进入最疯狂的时代。企业家的父亲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儿子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要,非要在国外受苦。我问了Aaron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还是那句话“我从小在父母的羽翼下生长,生活很舒适,我一直希望有朝一日用自己的能力证明给他们看:如果他们不在我身边我能飞多高,我能走多远。”


Aaron拒绝了家人的好意,之后换来了家人的“不理解”。真的断粮了。


没有任何人可以诉苦,Aaron开车去兜兜风,清醒一下。他不相信自己这样不走运,既没了工作,又和家里闹不愉快了。可老天似乎还要继续和他开玩笑。“黎明前的黑暗才是真正的黑暗。”


四月的多村路上还有积雪,路上正好遇到一个黄灯等左转,Aaron慢慢的把车停住,这时对面一辆摩托车飞快地闯过了黄灯,可一打滑连人带车摔倒了,斜斜地正滑到了Aaron的车前。对方显然是专业“碰瓷”,一口咬定是Aaron的车刮到的。Aaron心想,开玩笑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自己滑倒的,警察来了自有决断。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咖啡喝多了的警察犹如喝醉了一般,看了一下事故现场,就认定是Aaron的过失。

Aaron一下子激动起来了,用手指着车子示意自己的车根本没有任何刮痕。警察不由分说把他按在汽车上,第一次的,Aaron被戴上了手铐,塞进了警车。


幸亏这时有好心的路人出来作证,向警察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两个警察才重新检查了倒在地上的摩托车,和车的保险杠才断定是摩托车车主自己摔倒的。被放了之后,出具了一张事故报告,强词夺理说Aaron是indirectly involved。Aaron紧紧地咬着嘴唇,没说什么。他没有回家,也不知道去哪,漫无目的地开着。开着开着,来到了一片较空阔的田地。下了车,Aaron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大喊起来。喊出了这些年的委屈与辛酸。

这一晚,Aaron不知道是如何回的家,也不知道是如何睡着的。


可Aaron就是这样倔强的一个人,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上篇完,待续)


【关于贝街人物专访】

其实,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无论是初到加国的小留还是顶尖投行的大牛;无论你在为升学努力,还是在为创业奔波,亦或是为家庭操劳。或辛酸,或励志,或催人下泪,或引人深思。在这里说出你的故事,发出你的声音。


有兴趣的朋友请通过WeChat联系Tina (bigbiglele) 或发邮件到baystreetpeople@gmail.com

31 views

微信公众号:theBayStreet

  • LinkedIn Social Icon
  • Facebook
  • YouTube

Subscribe to our mailing list:

© 2023 baystreetgroup